紐西蘭生存報告貳

三個月過去了就代表我又要來打網誌了!現在人坐在紐西蘭南島住處,趁著還沒要出門上班開始回憶六月底到十月初的北島山腳時光。啊這篇不知道又要打幾天,照片幾千張也還沒整理覺得人生真難只想躺床,而且不只手機容量爆炸icloud爆炸gmail爆炸dropbox更不用說…各種boom!boom!boom!gotta get get! 於是就月繳90升級個200G回台灣再想辦法,希望可以撐到那時哈!

在六月中結束奇異果包裝廠工作之後開始我們的焦慮求職兼少許玩樂大量耍廢的兩週,由於六月底就要入冬了,季節工的需求減少,背包客求職網上各種投履歷各種沒人理,數個月前投到雪場的履歷也因為沒有相關工作經驗全數陣亡,但是秉持著至少離山近一點到時方便滑雪的想法,加入了雪場山腳下Ohakune小鎮的冬季工作臉書社團,畢竟滑雪才是我來紐西蘭的原因嘛。然後就在社團裡看到了Deadman紅蘿蔔工廠的徵人貼文,雖然一度因為工廠名稱覺得有點怪怪的,但還是聯繫了小老闆Ricky成功成為死人的員工(欸不是)!後來到了那裡才發現其實Deadman在當地是少數幾個很大的家族,搭便車閒聊才發現當地人幾乎都知道他們,甚至連鎮上的post shop也是他們家開的!我們在冬天一床難求的Ohakune的落腳處也是Ricky直接跟他叔叔Kevin和Leigh聯絡好,整個冬天就住在山腳下的Ruapehu Motel,一條龍的概念。而且整個家族的人都超級好,上班第一天穿得太少,老闆娘隔天直接拎兩件Merino羊毛內搭毛衣送我們穿!車子沒電發不起來,Kevin還會幫你充電與jump start,有一段時間沒車可開,Kevin兒子Lewis還有老闆娘Sue還會載我們一起去上班,人真的是好到無法形容。

人事方面好雖好,但是工作就是工作,這份工作是目前為止做過疲累程度最高的。環境跟奇異果場稍微不同,廠房屬於半開放式,一條生產線就會將蘿蔔從剛拔出來的狀態處理到包裝完成裝車。又蘿蔔產季是冬天所以上圖右下角可以看到暖風機,因為有的時候真的很冷啊!手套穿兩層是必須的,上工前還會把手套拿去烘一下熱風再戴。早上7:45開工每兩個小時一個20分鐘休息再加上午休45分鐘,工作內容就是一直把在面前滾過的不好的蘿蔔挑掉,一開始紅蘿蔔看起來像香腸,後來覺得又只是紅蘿蔔,再過一段時日後它又變成各式各樣的東西了。而且山中無直樹,世間無直人,生產線上也無直蘿蔔啊!

每根蘿蔔都是獨一無二,曾經有個蘿蔔像是完美的愛心,雖然意識到它看起來很漂亮但因為它不符合「合格」的紅蘿蔔標準,一秒以內我就把它丟掉,然後馬上就後悔了。

左圖長長的愛心連體嬰,這是這篇文章的心臟唷

但是後悔是世界上最沒有用的事,因為生產線無情且不捨晝夜的消逝,只好勸自己過去的讓它過去,下次就又找到了其他可愛的蘿蔔了,莫名有點勵志?那麼那些「不合格」的蘿蔔去了哪裡?曝屍荒野供馬牛羊當午餐吃囉~

挑到了後來判斷已經成為慣性動作,就開始胡思亂想從思考人生到懷疑人生甚至挑到生氣挑到哭,用力把蘿蔔丟牆上然後發現不如找輕鬆的挑法讓自己不要這麼累,因為在生產線面前掙扎是無作用的,最有效的是老娘不幹了,但是沒有辦法不幹啊要繳房租啊!後來就開始戴耳機邊聽音樂邊工作了,聽到把存在spotify裡的歌單全部聽到膩,時間還是過得如此的緩慢度秒如年,另類的輸送帶與時間相對論。然而因為訂單不多的緣故,七月蘿蔔場的工作時數和其他蘿蔔場相比少了許多,在此必須再度強推Deadman,有一週時數很少,然後下週薪水不減反加,看到pay slip覺得怪怪的跑去問老闆娘,Sue居然跟我們說因為時數太少對員工不好交代,所以加薪!神仙雇主認證。

後來我們聽說在鎮上做餐旅服務業可以買到打折的滑雪季票,又聽楚紜說鎮上的中式快餐店有徵人,於是我們踏入萬劫不復的廚房,開啟我們從未想過的臭烘烘生涯…回到住處,衣服脫下來都要晾在房間外的那種臭度。但是現在回想起來,在快餐店的打工時光真的是輕鬆無比!炸炸薯條包包糖果,沒客人的時候還能坐著玩手機陪小朋友看youtube minecraft影片!會這麼說當然是其來有自,詳情要到明年的生存記錄才會知道了哈哈。

工作穩定之後,休假當然就是要滑雪了!好不容易在前半個月準備好了雪具(雪鞋用買的350紐幣、雪板租一季300紐幣、安全帽7紐幣)雪票(季票400紐幣),七月期間卻因為週間上班和天氣的關係只滑了兩次的雪,滑雪應該會另外寫一篇吧應該!這篇是生存日記所以一定要提第二次去滑雪,當天晴空萬里,我們跟著所有要上山的人一起,開心的自駕往山上開去,就在抵達雪場前的五分鐘,我們打滑了,先是向右往對向車道滑,後又因為我左轉整台車就向左偏向路肩,在時速約五十公里的速度下撞上許多路邊的石頭停下來了。所有的事情在電光石火之間發生,沒有踩煞車、放了油門、沒有時間驚呼、往左轉、像是開碰碰車一樣砰砰砰,然後停下來。後車的kiwi跟著我們停到路邊,他們目擊了我們打滑的全過程,除了問我們還好嗎之外還熱心地要幫我們打電話聯絡雖然沒訊號,最後是路過的雪場交通隊來接我們上去雪場找訊號打電話,但還是很感謝後車的kiwi第一時間的陪伴及關心,讓我們受傷的心靈被撫慰了!驚魂未定的我們就這樣扛著雪板坐著雪場的車上山聯絡保險公司,坐上車之後發現如果再晚一點打滑的話,恐怕就沒有路肩可以讓我們停只剩翻下懸崖這個選項了…。

上山後進到救護站裡面被工作人員全身摸遍確認兩人都沒有受傷,我們就去滑雪了。沒錯!畢竟都上山了,拖車也要一段時間才能到雪場,天氣又這麼好,沒事幹就滑雪吧。雖然碰上了遭心事,但是還是要好好享受blue bird day啊!

後來拖車直接開到雪場門口接我們兩個下去,讓我們順利解鎖在紐西蘭搭拖車成就。保險公司請拖車拖走我們的車之後還需要估價,所以我們就度過了兩週沒車生活,保險理賠好像也可以另外寫一篇,不然這篇會破三千!沒車的時候上班就成了問題,於是我們請同事Tamara載我們一起上下班,我們補貼油費,神奇的是,隔天上班的時候Tamara突然在挑蘿蔔途中被Ricky叫去旁邊約談?Tamara後來跟我說她以為是因為工作表現被叫去約談,結果Ricky塞了20塊錢給她,請她載我們兩個上下班,後來我們聽了要還他錢,他一直說這本來就是他應該付的,他很感謝我們的付出之類巴拉巴拉,硬不收就對了,這是什麼神仙雇主?過了幾天,保險公司說車子確定報銷,賠款給我們去買新車,Sue還幫忙我們找車,甚至主動提出可以載我們去北帕買車!後來我們自己跳上公車去北帕買車了,不然就真的很歹勢。

就這樣七月和八月早上挑蘿蔔,晚上炸薯條,週末去一下Wanganui, Taupo, Palmerston North,九月從蘿蔔場離職開始拼命往山上跑!三個月以來,在這個小小的鎮上認識了許多友善又美好的人們。Deadmen, Ruapehu team Pedro, Andréa, Arno, Marion, Juljul, Bobonne Max, queridas Tamara y Nicol,小曹與雪莉,Teresa和Erny及小飛俠小樂,北帕認識來頭不小的Penny阿姨,快餐店的Sophie及老闆,一起滑雪的楚紜。當然還有我們的好鄰居Mt. Ruapehu,雖然我們不知道在這座山上山下及路上摔倒了幾次受過了多少的苦難,但每一次都收到了許多朋友的幫助並順利的度過了,也在這裡好好享受了與Ruapehu的一段美好時光,謝謝大家。總之,這三個月很充實小辛苦又很快樂的活過了!沒有賺到錢,有賺到回憶和瘀青!哈哈哈哈!恭喜看完3264字。

有一則關於 紐西蘭生存報告貳 的留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